不为良相愿为良医,希望现在的“秀才”们学学中医

常言说,秀才学医笼中捉鸡。意思很明白,秀才具有很好的文学素养,学中医就很容易上手,而且能取得很大成就。

中医自古有跟师学习的传统,从学徒学起,但也有很多大家半路出家。如李时珍、吴鞠通等。很多医家可能是因为家庭变故,也有考试不中等而开始学习中医,行医救世。

因而,对于中医来讲,水平高低与学习关系密切,不学习不行,但并不是学习就能成为好中医。要看学习什么,有次毕业许久的同学聊起中医发展的事情,毕业后有不少的同学已经不去研究中医、从事中医临床了。这样学了不少年,改弦易辙的事情不少。

如果从这个角度讲,中医已经变了,不再是中医,或者没有去做中医。而中医水平便无从谈起。用这个角色去对比一些自学中医的人来,后者更具有中医的优势和血脉。实际上,中医好不好,与学习中医经典有关,与开展临床多少有关,而不取决于英语、课题,以及职称高低。一个教授如果不搞中医,不研究中医,那么这就不是中医;同理,一个中医不搞中医也就不是中医。

中医要从学习中医经典入手,也要从开展中医临床入手,这和学不学中医有关,和个人禀赋有关,根本与开展中医临床有关。

因此,中医的核心在于临床的开展,而开展临床应该不能仅仅定位于科班培养和跟师学习,实际上社会中有很多热心热爱中医的知识分子,大学教授,他们有深厚的古文功底,他们学习中医更加纯粹,思路明确,理解深刻。但是,遗憾的是今日秀才学医,已经因为专业的分化而变得不太可能了。纵使学富五车,学医可以,但是却不能拿到行医的资格。这中间值得去研究,毕竟对于一些高层次的热爱中医的知识分子来讲,如果能够更深刻系统的学习,或者在学习之后具备行医资格,他们或许能做出更大的成绩,说不定会推动中医真正的发展。

发展中医绝不是中医界的事情,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因而,中医在学校教育和跟师学习的情况下,可以更多的开发有效的资源,其中包括社会高级知识分子学中医搞中医的道路。这一点儿,对于中医发展意义重大,不妨做些研究和探索。也许多年后,会有更多的集大成者。

最后一句:如果钟南山院士能学习中医,对中国医学绝对是好事,对他个人来讲,医术会更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