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解读《黄帝内经》(1-4)

今时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

前面岐伯回答黄帝的提问: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知于数术,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详见诗意解读《黄帝内经》(1-3)

天年,就是天赐给人类的寿命。60年一个甲子,两个甲子年,即两个60年,就人类的天年。那些夭折的人,不是指那些未成年就死掉的人,而是指那些没能活过60岁的人。人类正常能够健健康康地活到120岁,现实中总有一些人长到50岁就显露出明显的衰老迹象。

与上古那些尽享天年的知道者不同的是,黄帝所处这个时代,很多人就不能这么么自律。他们耽于酒色,把喝酒当喝水一样贪杯。把不正常的任性妄为当做生命的常态。

其实不光黄帝那个时代的人,包括上古之人,包括我们所处的现代,每个时代都有那些因为合乎规律而尽享天年的人,也有那些无视规律而夭折的人。

他们不光醉酒,还趁着醉酒后的亢奋,激烈地进行房事。这种情况,就像在身体内部打开了自来水龙头,肾精在不知不觉中,从水龙头下流失,以致于最后肾精枯竭。身体元神的根本真气耗散怠尽。

这些人不懂得保持肾精的盈满,不顺应节气时辰的规律调御元神。他们玩心跳,追求低级的感官刺激,违逆自然规律的快乐,一时的快乐,通过透支将来的一系列不快乐来实现。该起床时不肯起床,该睡觉时不肯睡觉。

这样的人,50岁就衰老人。

酒色最能醉人,也最能害人。过份的酒色不仅会偷掉他本人的健康长寿,更会剥夺他子女的健康长寿。李白爱酒,无酒不成诗。陶渊明面对后代的呆傻,也悔恨地说:“皆杯中物也。”

作为道家黄老哲学,道家认为,比酒色更可靠的快乐源泉是静坐,是站桩,是参禅。这是我追求和向往的境界。

当自外界的刺激越来越难以满足内心的需求,我们可以试着,让自己静下来,也许答案就在我们的冥想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