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的名老中医

民国时期解放前济南有”四大名医”王兰斋,王玉符,吴少怀,韦继贤,他们都是在民间享誉的名医,但那时沒有专门的中医院,他们都是单干或坐堂于某中药铺药堂或于家中候诊,因我年轻只听师爷和家人说到过吴少怀和韦继贤两位老先生。

解放后这些名医都进入了专业医院成了中医界的顶梁柱。1988年济南市人民政府和卫生局首次命名了当时在世的十八位老中医为著名中医。济南市中医院计有李乐园,李挺来,陈伯咸,张子函,孙献宝,周传兴,乔鸿儒(也是我学拳的第一个老师),张吉人(先后在市中医市中心医院),王云生(市卫校待过,伤寒论很有研究),潘庆翱(历城中医院,几代中医世家),韩宝树(我的师爷,历下区人民医院),田仁德(市中区人民医院)还有我不知具体单位的李善斋,范宝安,王玉池,韩云宣,孟令玮,李奉山等十八位老中医,最年长者为李乐园1914年出生,最年轻也是十八人里最后谢世的是乔鸿儒1934年—2019年。

在解放前还有一些名老中医也很有名如刘惠民,王异凡,刘东升,侯观忱,焦勉斋,杨一针(针灸名家,不知其大名,他胞弟杨世昌是马耀南祖师弟子与我二爷爷何洪滨,师爷韩宝树是师兄弟),张松岩,李尔励(市中医耳鼻喉科开创者,小时常见来找我二爷爷玩,背着红十字药箱,文革下放到街道赤脚医生,他是北京人习练八卦掌),万里(字昆鹏,1915年——1992年,学医于张松岩先生,精通英语,市中区医院,中年车祸瘫痪在家,他是我家老亲戚,其祖母是我高祖干闺女,发嫁时由我高祖出资办的喜事,我长称他为表大爷,他与著名画家弭菊田,大律师柴冠军之子美食家柴慎之都是制锦市街小学同学,也都是老街坊)。张善臣(原历下区人民医院,参加在青岛举行的全国针灸研究会发表学术文章有建树,后调入省中医,年轻时习练过二郎拳,也常来制锦市元宝街我家中与二爷爷研究针灸武术等)。毕德善(号长修,历下区人民医院与我师爷是同事。著名武术骨科大家,少时先后随多位名师习艺,弟子李春和能承其武医技艺,弟子陈长忠也在历下区人民医院工作)。恕我记不得太多老名医了,只能想到哪写到哪了。

随着这次疫情,让国人看到了中医的力量和贡献,我们要好好感谢祖先留下的宝贵传统中医,我们对待中医既不要一哄而上捧杀,也不要被经济利益压迫而棒杀,希望国家加大中医的研究和人材培养,让伴随中华民族四千年的宝贝传承下去,写此文是向历代中国名医致敬,也是借此纪念逝去的我的师爷韩宝树先生,李尓励先生,乔鸿儒先生,万里表大爷等等我熟悉的前辈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