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治病为哪般

患有肾结石的大哥某某,已经找我调理了近一年了,他是多发性肾结石,两侧各有数个大小不等的石头,之前也在间断服用尿石通等中成药,偶见尿酸高等高代谢状态。根据他的症状,我给他服用过陆续服用过五苓散,防己黄芪汤,真武汤,最近用的是肾气丸加黄芪,太子参。他服完感觉不错,特别是这半年,陆陆续续地排除大小不等的石头数枚,尤其2020年头排下的两颗石头颇大,他甚为欣喜。

这就是2020年头某某体内打出来的两块石头

有人会问,为什么你很少甚至不用金钱草,鸡内金,海金沙等排石药去排石?你用的五苓,真武,肾气丸里面没有啥药是药理研究具有排石功能的药物呀?还有人会问现代医学不是有碎石手段么?不是还有手术取石么?这样取出石头不是更简单直接有效么?我这里不对中医西医治疗石头的方式及优劣做讨论,选择中医或西医,那是每个人的权利。这里在我只说我个人关于结石的浅薄认识。

关于用利尿通淋排石药这其实还是用对病的思路去认识问题,真正高明的中医用药是针对人体当前的排病模式去用药,一味地使用排石药去利尿通淋,只会导致人体的肾气更虚。结石是人体异常的病例产物,既然是异常,人体的正气就不法容留异常病理产物的存在,有句话叫“正气和邪气势不两立”,可为什么还有结石等病理产物存在人体呢?因为人体的正气不足了,只有委曲求全,暂求和缓状态,为下一次排石续集准备更为充分的能量呢。这就好比是打仗,如果后方粮草充沛,当然可以一战到底,无所顾忌地打,打到消灭所有的敌人为止,可是如果后方粮草不足,敌人虽然节节败退,也有有所顾忌,不然粮草耗尽,敌人卷土重来,到时便生死无法预计了。所以用药如用兵,得有所知进退,不要一味地攻,当然也不能一味地守,是攻还是守,得顺应人体排病的趋势。

有句话叫,正气存在,邪不可干,这句话很多人都知道。而正气存内,以溢其邪,这句话知道的人便相对地少些了。大概的意思就是好人多了,坏人自然便少了,因为空间就那么大,好的部分会把不好的部分挤兑出这个原本不属于它的空间去,所以用补益药治疗某些邪气存在的状态便好理解了吧。

中医治病,可不仅仅是治病,更是治人,是站在更高层次上去,或和疾病去和解,或共存,或瓦解,或攻击,而不是一味单纯地攻破,耗损正气。

原来的我很爱说这些,几乎逢人就说,现在的我会选择不同的人去说,因为我发现很多时候即使我有意多说也是无益,我本将心向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的情况我遇着多了,这心就凉了,可能也真的是年龄大了,不爱解释了,中医治病为那般这篇小文,权当解自己的闷,放在这里,随风而去,有缘得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