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中医中药资讯

我的中医自学之路

2005年,我应一位朋友之邀,停薪留职到首府南宁为他的某建设工程公司打理生意。

朋友的这家公司的办公用房是临时租用的毛坯写字楼。因为公司很小,常驻人员就三几个人。为节省起见,公司不再另租用员工宿舍,办公室也就兼做宿舍用。我们边装修边入住,所有的办公家具和生活用具都是新购置的,整个办公室散发着及其浓重的刺鼻的气味。因我的职务是办公室主任,所以我在里面工作和住宿的时间最多。大概半年后,我的脸上开始出现黑色癍点,而且斑点越长越多,呼吸系统也开始出现毛病,经常性咳嗽,整个身体也感觉容易疲劳。开始时,我自己也不是很在意,去医院作一般检查,也没查出是什么病症来,这样我又继续在那里工作下去。

到了2006年初,我实在熬不下去了,我只能回到原单位上班。但此时我的身体状况已经非常糟糕了,脸色乌黑,黑癍越长越多,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疲劳,每天的进食量也越来越少,食物在肚子内很难消化,晚上小便多至七八次,根本无法入睡,体重减轻至八十斤左右,每天只能骑摩托车上下班,回到家时从一楼上到二楼都得在中间休息。我前后跑了自治区几家大医院求医,都无果而返,我也找了本地一些中医用中药治疗,也是没有任何疗效。我甚至写信给某知名专家求救,也没有一点回音。白天出门走在路上,随时都感觉出周围有一种异样的目光在落在我身上。在四处求医无望的情况下,我把求生的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自学中医作自我疗救上。

但自学中医,并非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中医的核心理论本来就非常的博大精深,再加上历代医家的阐释补充,千百年来众多流派的标新立异,鱼龙混杂,古今典籍多至可谓车载斗量,汗牛充栋,令人根本无法下手。好在我家族历来有点民间草医的传统,我从小就受祖母、伯父和父亲的影响,经常跟着他们在村边、野外和深山中去采挖草药给附近村民治病,而我伯父也是长期在小镇上摆卖草药的土郎中,所以我对民间草药有一定的认识。而我上大学以前也曾零星的读过一些中医书籍,对中医算是有粗略了解。但单凭这些粗浅的对中医和草药的认识是还远远的不够的,好在我此前已经有了二十年以上对易学研究的功底,对阴阳五行理论有比较深入的学习和研究,对中医的阴阳五行理论不但能够触类旁通,而且我发现用易经八卦的五行生克制化理论来解释中医,竟然比传统中医的理论要简约而且准确性更高。在诊断病症时,基本上可以省去六淫致病、八纲辨证以及繁琐的科别分类等许多环节,可以直接用易经八卦的六爻和五行来解释疾病的成因和疾病的关键所在,可谓一箭中的。而在遣方用药方面,也同样可以根据易经八卦的五行生克制化状态安排药的配伍,中间还可以灵活的调整配方,直至达到一个比较合理的状态。

用易经理论去理解中医,使我很快找到了跨入了中医的门坎的捷径,并逐步的登堂入室。于是我开始试尝着组方自我调治,经过一年左右的时间,我终于把体内的毒素逐渐排出,身体各方面机能不但得到得到恢复,而且身体比先前还要好,现在我体重在一百二十斤左右,各方面的状态也正常。这实在是一次命运中的生死历练,可谓九死一生。后来,我经多方咨询,得知我这种症状是甲醛重度中毒的结果。像我这种情况,如果我不能把体内的毒素排出来,其结果不是白血病也是癌症。

我的自我疗救使自己恢复健康以后,我开始为家人、为兄弟姐妹和亲戚朋友们治病,周围的人们也开始有人找我治病。因为有了这一段自我疗救的经历,心中的也有了一定的底气,所以我也开始接诊一些找上门的患者。十多年来,经我治疗的患者不下二千人次,大部分疗效都较好,其中不乏那些大医院已经放弃治疗的案例。

随着实践的不断增加,我对中医的理解也不断的深入,经验也不断的得到积累。我发现,中医这一门学科虽然很复杂,但只要参透里面的玄机,把握住它的要点,是完全有希望达到大道至简的境界的。

2019年5月21日

原创文章,作者:老钟易学中医讲堂,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ongcaoyaofang.cn/1185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