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中医中药资讯

中医与我的不解之缘(二)

时光匆匆,转眼到了7岁,该我上小学一年级了。上学前的暑假2个月,我在我表哥那里学了'武功',第一天到学校就和我们一个生产队的同学嘻打,第一天左手就被打错位了。小人嘛,还是要面子的,回家都没和家里人说,因为是左手,不影响吃饭,家里人也没有发现,后来发现手一直伸不直,疼痛逐渐加重,感觉瞒不住了,才和家里人讲。当然,因为这事没少挨训。训归训,病还是得治。爸妈把我送我们眉山思蒙镇很有名的一个黄氏骨科医院,听说是祖传的手艺,接骨正骨很厉害。我去了医院,一个正骨的大夫和我聊着天,聊聊这聊聊那,突然手往我手臂一搭一拉,顿时疼的我撕心裂肺,真的是骨子里的痛,这仅仅是一瞬间,我的手肘关节就能伸直一大部分了,之后让我服用鱼肝油还有少不了跌打损伤药,前后去医院2次,我听我妈讲加上拍片,治疗费及药费不到300块。这个费用对那时候经济来讲也不算便宜,但是相比现在的医疗费用来讲算是便宜许多。自那次以后,我再不敢和别人打闹了。

我印象中小的时候我体弱多病,个子矮小,在班里属于站前排的那种。有意思的是每次生病,西药对我都起不了多大作用,包括高烧之类的。我生病基本上都是中药治疗的,直到现在我也很少吃西药,有病自己开中药调理,没有打过点滴。我妈说我基本上每个月或者换季的时候就爱感冒,我家住在乡下,我母亲每次都要徒步抱着我去找那位中医老先生看病。他姓徐,家住在眉山上游大队(现在已经拆迁了)。徐爷爷衣着非常简谱,带着老花眼镜,留着山羊胡,光溜的头稀稀拉拉的几根头发点缀其中,略显得沧桑。每次去都要排队,找他看病的人很多,什么病都有。给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大脖子病(婴瘤),在他那里逐渐用中医治好。等到我学医时我知道这病如何治法,可是在当时我觉得医学真的很神奇,中医很奇妙!他每次给我看病都是仔细问诊,不遗漏一处,他院坝里等他看病的排队者也秩序井然,少有的医患和谐景象。他家里的处方单能装下一个屋子,他睡的地方,药柜上面全是一摞一摞的处方签。每次他用药都会让我妈回家挖车前草做药引,后来我知道了这味药的功效。现在我治疗感冒也常用这个药引。那时候不管我感冒的多厉害,咳嗽的多严重,在他那里吃药从来没有超过2付,一般一付药病就好了一大半。除了徐老先生的辨证准确也有赖于那时候的药品质量地道。老先生医术精湛,医德更是让人敬佩。他看病就收个成本价,3到5块一付药是常有的事,碰到那些穷苦人家,那些人拿着米还有蛋来抵药钱,老先生总是说下次给吧。老先生的精神对我触动很大,可以说是老先生的学中医领路人。上初中以后,我身体素质逐渐好转,我才没有去看病。直到后来,我考上了中医药大学,大一寒假回来(2007年冬)专门去拜访了徐老先生,所幸徐老先生仍在,他仍在给别人看病,但是已经颤颤巍巍了,那时候他已经是90多岁高龄了。我说明来意后,他微笑道:学中医不容易啊,小伙子!好好学!说完他转头看另一个病人去了。我凝望着那厚厚的处方签,心想那其中可能就有我的病历。后来听人说第二年,老先生就仙逝了。老先生就像菩提一样,等着我去还愿,幸好能有幸见上一面。我自此开启了我的中医之路。

原创文章,作者:波波养生堂,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ongcaoyaofang.cn/1206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