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医之路

我是因为自己患类风湿关节炎而学习中医的。

19岁那年,我考上我们当地的一所煤炭学校,当年冬天我患了类风湿性关节炎,全身关节疼痛难忍,也就是这个病逼我走进了中医的殿堂。

学医之初,只是想让自己恢复健康,能够正常生活就可以了,没有想当医生,更没有想去解决诸多西医都解决不了的疑难病。说起来我也是与中医有缘,在刚开始翻中医书为自己找治疗关节炎方子的时候,就找到了清代程国彭的《医学心悟》里面的蠲痹汤。本来被称为不死的癌症的类风湿性关节炎,西医认为是不治之症,结果我用了蠲痹汤两副药就全身轻松,连续用15副药后,和正常人已经没有什么两样。

这时候我已经对这个中医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兴趣。一方面是我的这个病都说难治,目前虽然没有痛苦、能正常活动了,以后会复发吗?前段时间发病时的痛苦以及西医治疗时的无奈,已经把我吓怕了,所以我需要学习中医。另一方面,各种各样的报道和资料都说很难治愈的疾病,竟然被几副中药解决了,花费极少,一共就三十多块钱,这也让我感觉很奇怪,感觉中医这一片天地的神奇。

于是在业余我把自己能够拿出来的钱都买了中医的一些旧书,开始了自学中医的旅程,并在1996年参加了中医专业自学考试,2004年拿到本科学历,不久就考取了中医执业资格证。

在学习中医之初,碰巧用蠲痹汤治好了自己的关节炎,那是我第一次用中药开方子,为我打开了一扇学习中医的门。但是我还不懂中医,还在学习,身边的人也不会相信我,更不会找我看病。有一次意外,打破了这个局面,开始给身边的熟人看病了。我妻子的表妹景琪,在青岛一个学校上大学,一天突然给她妈妈打电话,说最近3个月,月经没有来,面色很难看,身体消瘦,饮食睡眠都很差,头发脱落较多。家里人听了感觉很紧张,不知道什么病,她妈妈就给我妻子说了这件事,问我该怎么办。经过了解她这些情况,还知道了因为家庭条件好,这个表妹常常零食吃得多,正常的饭都不怎么吃。我分析可能与饮食有关,让她先买一瓶保和丸吃。第二天她妈妈买火车票去看她。到青岛后她饮食睡眠和精神状况已好,在医院也没有检查出问题,后来月经正常,也不掉头发了,虚惊一场。不过她觉得应该是我让她吃的保和丸的功效,所以她让她便秘严重的妹妹找我看病,吃了大承气汤也解决了,于是少部分熟人开始找我开点小方子看病了。

我妻子的三舅,患结核性脑膜炎,头晕目眩,不能站立。镇上、县里和市二院都看了,就那几种抗结核药都用过了,告诉他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