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从珍贵中药变成推人“下地狱”的魔鬼,人人都不敢碰!

顺着纤细的绿茎向上,绽放着是一朵朵绚烂美丽的花。迎着稀薄的晨光,一层层鲜艳的花瓣就像交织重叠的轻纱,掩映着淡黄的花蕊,这就是我,一朵罂粟花。

曾经,我只是山谷间一朵美丽的罂粟花。大家都夸赞我们的色彩鲜艳,姿态优美,是山谷中一道绚丽的风景。而且,我们不仅有美丽的外形,还有很大的药用价值。我的果实可以提炼出汁液,凝固后便是止痛、镇静和安眠的良药——生鸦片。早在古罗马、古希腊时期,我们的药用价值就已经受到了医师们的高度重视。在古埃及,我们还被人们称为“神花”呢!自从7世纪进入东南亚以来,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都是非常珍贵的药用植物。


可是,在150多年以前,我们以鸦片的身份和烟草一起被贪婪的英国人送进了中国。从那时起,我们就不再是珍贵的中药了,而是摇身一变,变成了毒品——鸦片,变成了推人“下地狱”的魔鬼,变成了勾人魂魄的“黑无常”。在清朝时,传过一首民谣:“烟枪一支,打的妻离子散,未闻炮声震地,锡纸半张,烧尽田产房廊,不见火光冲天。”打开它就如开启了潘多拉魔盒,吸引无数好奇的人尝试,结果却被推向深渊……成为了人们口中的“邪恶之花”“万毒之源”。

这些年,我被辗转到好多地方,也看到好多被毒品危害的“行尸走肉”。最后,我被送到一个阴暗的小巷子里。一个瘦骨嶙峋,双眼凹陷的年轻男人出现在我眼前,被毒品折磨的他,看起来就像个骷髅。只见他双眼呆滞,动作迟缓的递来几张皱巴巴的钱。我震惊了,也许会有人拿金钱来换健康,也许会有人拿金钱来换美丽,可是在这黑色地带,居然有人为了满足自己的一时爽,拿金钱来加速自己的死亡!而且,这为数不少的钱是怎样来的,是逼迫父母的,还是偷窃抢劫的?我不敢想象。

我正在想着,却猝不及防地被扔到这个“骷髅”面前。“骷髅”见了我,就像看见什么珍宝似的,小心翼翼地捧起来,凑到鼻头闻了闻,发出了一声极为满足的“感叹”。然后迫不及待的开始他的吸食,一时间烟雾缭绕。

在重重的烟雾中,我仿佛能看见他的过去。谁能想象到,如今这个正如痴如醉地吸食着毒品的“瘾君子”,曾是有着大好前途的大学生。曾经的他是那么的丰神俊朗,意气风发,可是他那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吸食了第一口的毒品,从此无法自拔。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啊!

烟雾散尽了,年轻男子被警察发现,送到了缉毒所。他的家人们来了,走廊上回荡着他母亲的痛哭声,他父亲的痛骂声以及其他亲人的叹息声。

他全身都在颤抖着,呜咽着忏悔。看到这一幕,我心里并不好受,我一遍一遍地问自己:是我做错了吗?却有一个声音告诉我,错的并不是罂粟花,而是人类自己!

人类啊,请收起你们的贪婪之心和好奇心——珍爱生命,远离毒品!让我在山谷里独自美丽吧!

来源:梁晓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