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三晋中医人

2020年8月19日是第3个中国医师节,今年节日的主题是“弘扬抗疫精神,护佑人民健康”。在亚健康人群不断扩大的今天,很多西医束手无策的亚健康问题,中医却能手到擒来。

今天,本网记者走进山西省针灸医院,了解传统中医技艺在该院老中青三代中医人之间的传承之路。

朱少可是大夫是山西省针灸医院的“网红大夫”,有着24年从业经验的他,祖上十二代都是“老中医”。朱少可在业内颇有名气,他的诊室里每天挤满了慕名求治的病人。朱大夫擅施针诊治腰椎、颈椎、关节疾病,“一针下去窜着疼”,经他手治愈的病人叫绝,“多少年的老毛病治好了”。

付民锁大夫是一名90后的推拿科大夫。30岁的年龄刚刚步入职业的“黄金时代”。在讲究“越老越吃香”的中医业界,年轻的付民锁却有一众自己的“粉丝”。“用心”“耐心”是他的病人给他最多的评价,性格沉静不擅多言的付大夫对待病人十分亲切,“会很耐心、很仔细的听你描述病情”“不管诊断还是治疗都一丝不苟”。

他是那个早上来的最早,过了下班时间还在忙活的人,有的病人实在排不上,付民锁还会满心歉意地对人家说“对不起”。

在精确的基础上,针灸讲究“快、准”,推拿则需要更多“力气”。浑身的力道使出来,经常一个病人治完,付民锁就要出一身汗。采访当天,付民锁正带着十几位实习生实习。他的实习生告诉记者,为了让自己“手上有劲”,施诊的时候重心稳定,付大夫要求他们每天早上来要先站半小时的“混元桩”,还要练习“指卧撑”“俯卧撑”“单手抓凳”等。

记者注意到,跟随付民锁实习的十几名实习生中,有五名是有一些“特殊”的实习大夫。他们来自山西中等特殊教育学校,都存在一定程度的视觉障碍。他们在考取盲人医师证后,也可以考职称,进入医疗机构工作。

在教学过程中,付民锁对这些特殊的实习生也保持“一视同仁”,“特殊的待遇只会让他们心里更难受”,付民锁告诉记者,“但是,这些视觉障碍的实习大夫在学习过程中比普通人更努力。”“他们虽然看不见,但是心很沉静,学得格外认真”。

实习结束后,他们中的一些人将进入社区医院、县级医疗集团工作。

或许明年的今天,他们也将迎来自己的节日。(文字/刘亚男 图片/赵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