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典故」傅青主奇方救人命

傅山(1607—1684),字青主,山西太原人,明清之际道家思想家、书法家、医学家。民国初年出版的《青稗类钞》载有“傅青主善医”条,其中记载了傅青主救人一命的故事。

故事说,傅青主有一个名叫王尧的同乡在北京谋生,得了一种怪病,经一位太医诊治,太医认为“此一月症也,可速归家料理后事,迟无及矣。”太医认为王尧所患急病因无药可治,只能存活一个月左右。王尧得悉后,准备回家料理后事。

回家途中,王尧巧遇傅青主,傅青主了解情况后,应邀为其诊断并认可了太医的判断,傅青主认为太医“彼真国手也,其言不谬”,同样得出了王尧“疾万无生理”的结论。但经王尧再三请求,傅青主还是为其开了个药方。开方后,傅青主对王尧说,“愈则不任功,不愈亦不任过”,意思是说死马当活马医,治好了是他的造化,治不好也不要抱怨。孰料,王尧按傅青主开的药方服药后,竟然痊愈了,他便返回京城向傅青主报告这一情况。在见到那位太医时,太医惊讶地问:“君犹无恙耶?”王尧“以傅所治之法告之”,讲了事情的经过。

王尧到底得的什么病呢?“傅青主善医”条有明确记载:“吾(太医)初诊汝疾,乃脑髓亏耗,按古方,惟生人脑可治,顾万不能致。”太医对王尧的诊断是“脑髓亏耗”,按古方要用活人脑髓来治,就需要牺牲另一个人的生命为代价,这显然超出了医德医技与公序良俗的范围,所以太医说“万不能致”。傅青主又开的什么方呢?“觅健少所用旧毡笠十余枚,煎浓汤,漉成膏,旦夕服之。”“王……归家如法治之,疾果愈。”对此方,太医认为“傅君以健少旧毡笠多枚代之(生人脑),真神手,吾不及也。”

了解整个事情经过后,太医发出“若非傅君,汝白骨寒矣”的感叹,他惊叹于傅青主医技的高超,也对自己没能给王尧开出良方而苦恼,他自责道,“谓非为鄙人所误耶!”认为“医虽小道,攻之不精,是直以人命为儿戏也,吾尚敢业此哉!”太医认为,医术虽然是小道,但人命关天,医术不精通就会误人生命,出于自责,就从太医院辞了职,从此“闭门谢客,绝口不谈医矣”。

这则故事令人感慨。一是感慨于傅青主医技的高明,以及救人于绝望的职业精神;二是感慨于那位不知名太医的医德及严格的自我要求。事实上,仅从医技来讲,太医的水平不在傅青主之下,其对王尧的诊断也得到了傅青主的认可,但他不愿误人生命的医疗观还是值得称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