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第一份报纸

近代以来,西方科学传入中国,并逐渐在很多领域完全取代了传统的知识体系,在自然科学与应用科学领域,像医学这样中西两种体系并存的情况是绝无仅有的。它们在相同的知识领域内却理论各异,各行其道,存在明显的冲突,出现了“中医”“西医”之格局。100多年以来,中国社会的沧桑变迁带来的思想上的直接后果,便是传统思维方式的变革。我们常常看到这样的情况,因历史而改变了思想,因思想而改变了历史。

这一历史与思想的互动过程在传统中医领域得到了清晰体现——从19世纪开始的对西医的服膺和接受,到逐渐开始关注西医背后的制度与方法,并尝试将其运用于改造传统。踏入近代门槛的中医就像我们民族一样,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生死浩劫,它的遭遇来自于一种发源于欧美的医学体系——西医。西医满怀希望地与传教士携手东渡,希望以自己的“神奇”效用帮助传教士取得这些东方“异教徒”的信任,以传播基督福音。

然而,中国人似乎只止于对它的惊叹、疑虑、试用,对其身后的“上帝”却视而不见。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怀有崇高理想且拥有高超专业技能的医生,“用小小手术刀的刀尖,打开了欧洲人用大炮不能撼动丝毫的大门”。自传教士的足迹踏入中国开始,西医便被带进了中国。

明末清初是西方科技传入中国的高峰时期,西洋医学与天文学、历法、算学、地理学等一起被引入中国。清政府对传教士采取了召请、重用的政策,早期传教士在清廷中受到较高礼遇。传教士医生在宫廷行医、制药、翻译医书等。

清宫是清初西医入华的最主要场所。传教士们一开始试图走上层路线,想通过赢得皇族们的信任而使皇帝皈依天主教,从而达到中华归主的目的。在宫廷行医的传教士以天主教耶稣会士为主。中医的主导地位开始动摇,面对西医这股洪流的猛烈冲击,中医界倍感危机。为了扩大中医的影响力,一些有识之士开始着手创办医学刊物。1904年,周雪樵在上海创办《医学报》,这是中国人出版的第一份中文医学报刊。它出现于清末中医界大变迁的时代背景之下,也成为研究清末医界变迁极为重要的资料。

早期的《医学报》极力提倡引进西医,对当时中医界的弊端以无情的鞭笞。不仅如此,《医学报》在当时的中国医学界影响巨大,1909年以前,它始终是医学界舆论的向导。其全盛时期,销行国内19省和香港,远及日本。1907年,中国医学会成立以后,《医学报》成为学会会刊。1908年6月,何廉臣、裘吉生在绍兴创办的《绍兴医药学报》是稍迟于《医学报》而绵延长久的中医杂志。中医报刊的发行标志着中医宣传手段开始近代化。借助新式媒介进行宣传,无疑有助于加快中医的传播速度,扩展其传播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