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希恕的观点,你觉得有道理吗?

为什么这个病有一个出汗的,有一个不出汗的?有一个恶风的,有一个不很恶风的?他要说明那个道理,但限于古代科学水平,他没说,他就拿现象当本质,就这么个事。在不然就是拿脑袋臆测,主观,你要说太阳病,他就说太阳经,这个原始是这样的,用那时的经络之说就有了,所以在《汤液》上也是搞这个的,太阳病就是太阳经受邪发病,就有这个意味嘛!

这其实是错了。所以我们研究古人的东西呀规律一个,怎么样的认识规律又一个,我想提高中医,认识方面就得提高,不提高不行啊,中医治病据我的体会很有疗效,有些西医不能治的病中医就能治嘛,可是世界对中医的看法与我们的实际可差的太远了,世界看咱们是不科学的,不科学是咱们没把整个方法给人家看,给人家看的都是不科学的,你可知道?所以人家瞧不起中医,就在这一点上。你就拿伤寒病说吧,名字伤寒杆菌,人家给你弄的清清楚楚,你还说受了寒邪入里化热了,人家科学证明的东西你就别再与人家瞎辨了,所以中医犯这个病,我是中医,我敢这么说,我是西医,我不敢这么说,这里是成大问题的,真是个问题呀!咱们都是大夫,天天那一个,不是都搞病历吗?你辨完他辨,为什么不一样,真理能不一样吗?不一样能是真理吗?能是个正确的东西吗?一个病你马上四个人分十个步骤,你辨完了让他辨,他总辨不出一个样来,一个人开一种方子,学这个东西就不一样,你不信你就试试,他这非常肯定的。发热,汗出,恶风,脉缓,就是用桂枝汤主之,没有第二个说法,他这个就是个太阳表虚,你只能这么来说,还能说什么呢?所以咱们这个辨证是成问题的,怎么不成问题你说?你们在临床上考虑是不是有这个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