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与国平再谈“伤寒论”的认识与加强《金匮》的学习

新年快乐。

今天有时间,国平过来看我,在小饭店共进午餐。

聊自己服生附子,血压下降的体会,自己不敢如实处方,医患关系在那摆着。

回过头,又是反刍《伤寒论》。

“但欲寐”,四逆汤有之,发热也可以出现。

伤寒论就是讨论因果关系。经方大家,尤其伤寒大家,最后就是“112结论”。至于如何正确使用,可以借助许叔微,罗谦甫。干货。

他还没有理解,继续有他的弯路,习惯了,不觉得绕远。

临走,嘱咐,多看《遯园医案》,进一步《治验回忆录》,赵守真功底深厚。两本书加一块200页。多在《金匮》上下功夫。

国平刚刚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