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到三国时期,伤寒杂病论对方剂学的功效

三、《伤寒杂病论》对方剂学的贡献 

 在《内经》所载的医方中,半夏汤在配伍、煎法和服法上,已有一定的要求。居延汉简中关于医药方剂的记载,特别是武威出土的汉代医药简牍中的医方,都真实地反映了汉代方剂学发展的水平。东汉末年,通过张仲景的总结和发展,使方剂学有了更为显著的提高。《伤寒论》载方113首,《金匮要略》载方262首其中使用药物达214种之多,当时对方剂的“君、臣、佐、使”及加减变化的配合,已有较高的要求。在因证立法、以法系方以及遣方用药上,已有较丰富的方剂学知识。所用剂型种类之多,已大大超过了上述医方简牍的内容,如汤剂丸剂、散剂、酒剂、洗剂、浴剂、熏剂、滴耳剂、灌鼻剂、吹鼻剂、软膏剂、肛门栓剂、灌肠剂阴道栓剂等。说明当时的方剂学知识已有相当成就。张仲景在方剂学上的贡献是突出的,对后世的影响很大。但是,后世有些受尊经复古思想影响较大的医家,尊《伤寒论《金匮要略》为经方,不许更改,这种思想对医学发展起到了阻碍的作用,这也是不容忽视的。张仲景在我国医学的发展史上有着卓越的贡献《伤寒杂病论》今天仍是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和钻研的。现代某些中西医结合的研究成果,也确实从《伤寒杂病论》中吸取了宝贵的经验。但是,医学总是不断发展的,人们对疾病的认识也是不断提高的,张仲景的著作不可避免地有着时代的局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