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圣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中的方术思想你知道吗?

任何一种文化的产生都离不开他的历史背景。尤其是中医学,文化渊源极深,甚至直接可追溯到文字未产生之前的远古河图洛书时代。《灵枢·九宫八风》篇即是明证。古代天文学是中国文化的重要源头,历法则是它的落脚点,即所谓"观象授时"。观《黄帝内经》运气七篇大论,我们不得不惊叹古人的智慧。如果没有运气学说这个晓"天之纪"明"地之理",集天文、历法、物候、气象,乃至人体灾变、处方原则、治病法度等之大成的理论支撑,《伤寒杂病论》欲以"大将建旗鼓"的地位历千年指导临证而不衰,是决然不可想象的。正所谓"反也者,道之动也。弱也者,道之用也"。(见《老子·第四十一章》)这里,仲景先师为后世医者指定了必须具备的知识结构:为中医者不穷极医源,不懂《易经》《道德经》,不懂五运六气,不懂时空方位,不明天文、物候、气象的基本知识,不明药物生长的土壤气候环境,更不晓得天地人三者之间的生克制化关系,加上人文道德修养的缺失,一句话:不懂"道"的传承,如何能够产生苍生大医?

伤寒论》的学术研究史,对于《伤寒论》中时空概念的研究探讨向来薄弱。要知道中医是根植于古代乃至远古文化而生发、成熟、完善的,不可能脱离古代文化这个大的背景,包括时间、方位以及与此密切关联的"象数""方术",中医的文化传承与发展潜力需要把这个属于原生态领域的文化信息加以整合、提炼,进而返博为约,用来丰富以辨证论治为主体的思维经验,而在这个整合提炼过程中,甚至不排除有"新"的重大理论发现。 比如"方术",张仲景在《伤寒论·自序》中首尾两次提及怪当今居世之士,曾不留神医药,精究方术","余宿尚方术,请事斯语"。可见,张仲景给自己的定位——方术之士。 何谓"方术"?方术起于远古,成于两汉。包括预测术、长生术、杂术。 预测术主要包括占卜术和星象术,如商代甲骨卜,周代以数理为依据的筮占法,还有用卦爻八卦组成的占验;星象术包括星命术、相人术和相地术。这些内容大致可纳入《汉书·艺文志》中的"术数"一类。 长生术主要有外丹术、内丹术、气功养生、服食、辟谷、房中术等,始于战国秦汉而盛于南北朝、隋唐,是一种广义的延长寿命的方术,包括医术、养生术、神仙术。 至于杂术,则内容庞杂,远古的巫术及后世道教的法术,且多与鬼神有关。 由此看来,张仲景所说的方术,当主要包括医药养生为主体的预测术和长生术的知识体系。读仲景书,可深可浅,你是什么水平就能读到什么程度。所以方、喻之流的观点只是反映出他们个人的认知水平,这与张仲景的《伤寒论》没有什么关系,与王叔和的"撰次"同样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