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金匮要略

夏菲:牙齿,你怎么这么金贵

作者:成都外国语学校初2018级15班夏菲

指导教师:汪林旭

可算等到戴牙套的这一天了!在之前,我与拔牙后的疼痛你揪我打,整整相拼一周后,最终我艰难地挺了过来。然而肿着脸喝稀饭的日子从未在我脑海中淡忘过,只能祈祷以后在拔另三颗牙的时候,我不会记得那些苦痛。

话说回来,轮到我戴牙套时已是11点,可诊所依旧人满为患,每个科室外都坐满了大人小孩。走进房间,看到了熟悉的操作台,我轻松地躺上去,随意一瞥旁边的操作台,当即脑袋就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怎么这么多器具?戴牙套有这么复杂吗?那时我还停留在“只需把牙套戴上”这一天真想法上,直到医师坐下开始捣鼓我的牙齿。她首先拿着一个装了蓝色液体类似针管的东西,由于角度我没能看清是否有针头。看到这个东西离我越来越近,心里先是一紧,下意识想:不会又打麻药吧?紧张了良久并没有针头刺进去麻木的感觉,心里先松了口气。

我感觉到她正在牙齿上涂抹着这个药液,但这又是干嘛的呢?一旁的老爸像是读懂了我的心思一样,立马问医师:“这是干什么的呢?” 医师继续在我牙齿上涂抹:“要安附件,涂这个是为了增强附着力。”我还听到涂的是什么什么酸,但医师在涂我门牙的时候离开了。在这之前她还用仪器把我牙齿周边的口水吸走。可现在我仰躺着,这口水咽也不是,蓄也不是。后来实在兜不住了,心一 横,咕咚一声吞了下去。本来是一闭眼睛的事,哪想到吞一半就卡住了,舌间酸溜溜的感觉给我带来不详的暗示,我好像把药液也吞了。这下我真的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不过好在医师很快就回来了。

接下来的流程就更为繁琐,医师拿着个像水枪一样的器具给涂了酸的牙上喷气雾一样的东西,过后又是贴模型、粘附件。不时用镊子或倒钩这里压一压,那里紧一紧,对我嘴里的牙齿是百般照顾,一点细节都不肯放过。为了方便操作,医生还要求我把嘴张大些,并且频繁的用仪器把口水吸掉。最后又是打光,戴牵引绳。总之捣捣腾腾到12点半。从操作台上下来,这牙齿倒是戴上牙套了,可我却口干舌燥,嘴巴起皮,牙关节酸疼。

医生给牙套的时候告诉我,戴牙套戴得好要一年多的时间,并且除了三餐时时刻刻都得戴着牙套……吃完饭要漱口后才戴牙套,而且戴着时不要喝带颜色的饮料……要坚持咬咬胶,每天三次,每次咬10分钟……一周换一副牙套戴,戴了的牙套别扔,一月一次的复查要用到……

最后付款的时候一听,要4万块!我爸眼不眨心不跳地给了,听得我头都大了。照这样下去,这口牙不得当个小祖宗,天天好生伺候着,生怕哪一天坏了歪了又要重新矫正。牙齿,你为什么这么金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原创文章,作者:封面新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ongcaoyaofang.cn/38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