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中医中药资讯

幸福的中草药

小时,有邻家女人,奇瘦、脸苍白,是风吹吹欲倒的草人儿。母亲说,她有病有什么润呢?不知,她男人人高马大的,常见他,在炉火上耐心地煎着一罐中草药,火压着土黄的瓦罐,瓦罐里发出“嘟嘟嘟”的声响,热闹非凡。那些草药有好听的名字,譬如白芷和紫株,还有芫花,一枝香,一叶获。

幸福的中草药

女人躺在一张躺椅上,很安静地望着煎药的男人,一方暖阳,静静落。这样的光景,有地老天荒的味道。那时我尚不懂地老天荒,但就是喜欢站在屋角,远远地望着他们,一望就是大半天,望得心里很满足。

女人吃过的中草药,大概可以成篮装。母亲有时在家谈到她,羡慕她的好福气,嫁了一个好男人。天天煎中草药给她喝。若换个男人,她的骨头,怕早就绿了,母亲这样叹。

从没见女人干过活,精神气好的时候,她撑着门,跟男人细声细气地说话,眉毛眼睛都在笑。男人煎好中草药,浓的汁液倒在一口小碗里,小心地吹吹冷,给她端过去。罐里的药渣倒在门前的路上,散发出浓浓的药香味。那药渣也是我喜欢看的,里面有做药引子的红枣,泛着甜蜜的乌。女人,男人,还有他们的中草药,在年少的找的眼里,很神秘。

幸福的中草药

后来,我因病也吃过一段时期中草药。那时我念小学,突然患师,四肢无力。母亲带我去看病、医生说,先吃些中草药调养调养再说吧。他在纸上“剧剧”写着药名,我的心,在一旁欢快地跳,我终于可以亲近中草药了。我感觉自己一下子长大,大得像邻家女人一样,有点神圣。

母亲找来药罐,在炉火上给我煎药,一些草们。就在药罐里热周,噗噗噗。它们发出温暖的声音。我只觉得快乐,有被人珍视的感觉。母亲却焦虑。怕我不肯吃这么苦的药,买了冰糖放一旁,说等药喝完了,就可以吃一颗冰糖。

幸福的中草药

我的病,不久之后好了。年少时喝药的温暖,却一直留在心底,它与家与爱连得很近。邻家女人这些年来,竟也是安康的。一次我回老家,见到她,很惊讶于她胖得很了,脸色红润。她在家门口喂一群鸡,大着嗓门跟从她门前路过的人说话。

我问母亲,她的病好了?母亲说,早好了,瞧她现在胖的!我笑,眼前飞过一片旧时光:男人,女人,土黄的药罐,在炉火上热烈着。噗噗噗,无数的草们,在药罐里相会。它们是我最初对幸福的理解和向往。

幸福的中草药

原创文章,作者:丰顺之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ongcaoyaofang.cn/40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