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中医中药资讯

悬壶济世(五)—医术精进

父亲学医后开始了疯狂的读医书,我们家先后购买了饶济川、陈济川、袁白龙、杜华国死后抛售的全部医药书籍,主要有张仲景的《伤寒论》以及《灵素集注》、《医宗金鉴》、《寿世保元》、《临症指南》 ,还手抄了《大病回春》、《汤头歌括》、《脉诀全集》,后来又陆续购置了《外科学及护理》、《内经讲义》、《温病学讲义》、《内经辑要》、《伤寒论浅注补正》、《温病条辨白话解》、《金匮要略浅注补正》、《时病论》、《血证论》、《医经经义》、《妇科心法要诀白话解》、《中国针灸学》、《伤寒论译释》、《奇验方》、《中药学讲义》等。对这些医学书籍的学习,父亲是终生的。1951年秋后,人民政府在各个行政村都办起了新学,我也读新学了。因在1949年,我也在陶家坟垭口西下,陈绍余家的堂屋里续读过旧学,先生就是陈济洲,他多年前也曾是父亲、二孃们的先生。因我读过旧学,已能识、写不少字,我一开始就读二年级。每天起床后早读(在家的),我和父亲一起读。那时,他大声朗读《中医方剂学讲义》和《汤头歌括》,后者是从石洞场名医廖丕绩那儿借来的,1955年暑假,我曾用毛笔手抄了一册,现还留存,才将原书还廖。由于是跟师学,加之自身的努力,以前又学三年检药,对中药药性、行经很了解,父亲医术精进很快。那时石洞场周围十分缺少,也可以说是没有外科医生,父亲特向董玉安先生等学了《外科学及护理》及跌打损伤、接骨技艺。1952年以后,唐文星年事已高,已不能上街,只是在家行医,并收了他的二女婿为新徒——其实他是我的堂兄,因其文化功底太过浅薄,唐老先生于1953年又离世,堂兄学医终未成正果,1953年还去川西做了伐木工人。我父亲离师后,在石洞街上和四邻乡间独自行医。

原创文章,作者:耕夫L,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ongcaoyaofang.cn/42608.html